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福建頻道>福建新聞
分享

脫貧攻堅的福建答卷

多年來,壽寧縣下黨鄉廣大干部群眾牢記總書記殷切囑托,以滴水穿石、弱鳥先飛、以干得助、久久為功的精神力量,走出了一條因地制宜的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之路。圖為下黨村村民王光朝(右一)在裝飾自家經營的茶館,迎接游客到來(資料圖片)。福建日報記者 林輝 攝

東南網2月25日訊(福建日報記者 鄭璜 張輝)擺脫貧困,是亙古延續的時代命題,是中華民族孜孜以求的千年夙愿。一代又一代扶貧人上下求索,篤行不怠。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這是中國向世界的莊嚴承諾: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所有貧困人口脫貧,為千百年困擾中華民族的絕對貧困劃上歷史性句號,為世界減貧事業貢獻中國力量。

旌旗獵獵,擊鼓催征。

作為習近平總書記工作過十七年半的地方,作為全國率先開展有組織的開發式扶貧的省份,福建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以不獲全勝決不收兵的意志啃下硬骨頭,以一鼓作氣、乘勢而上的姿態奮勇奪取新勝利,誓要縛住貧困蒼龍。

千年追尋,圓夢今朝。

一張高質量脫貧的福建答卷已呈現在時代與人民面前:全省現行標準下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已全部脫貧,2201個建檔立卡貧困村全部退出,23個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全部退出。

這場以人民為中心的生動實踐中,我們堅信,福建通過脫貧攻堅這場硬仗所書寫的創新和創造、取得的經驗與成果、磨礪的精神與作風,必將融入閩山閩水,推動福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征程中行穩致遠。

有一種精神叫滴水穿石

“他們祖祖輩輩吃番薯度日,偶爾到外地買幾斤大米,只能在春節吃兩頓,或供婦女‘坐月子’吃幾天……”1984年6月24日,《人民日報》刊登的一封讀者來信《窮山村希望——實行特殊政策治窮致富》,讓貧苦的寧德福鼎磻溪鎮赤溪村走進公眾視野。當年9月,黨中央、國務院發出《關于幫助貧困地區盡快改變面貌的通知》,拉開了全國大規模扶貧工作的序幕。

蝴蝶在這里扇動了翅膀,赤溪因此被稱為“中國扶貧第一村”。

寧德,這個曾經的東南沿海“黃金斷裂帶”,也是習近平總書記扶貧開發戰略思想的重要實踐地。擔任寧德地委書記期間,他把解決吃飯穿衣住房問題作為“擺脫貧困”的工作主線。

“車嶺車上天,九嶺爬九年”,壽寧縣下黨鄉,曾是赤貧至困之地。擺脫貧困,也正是下黨人最強烈的愿望。

弱鳥可望先飛,至貧可能先富。在寧德工作期間,習近平總書記三進下黨,為下黨鄉親帶來關懷與牽掛,也帶來動力與希望。多年來,他們始終牢記囑托,在惡劣的自然環境中,不怨天尤人,不急于求成,以“弱鳥先飛”的意識,以“滴水穿石”的韌勁,在擺脫貧困的道路上篤信篤行,踔厲奮發。

“經過30年的不懈奮斗,下黨天塹變通途、舊貌換新顏,鄉親們有了越來越多的幸福感、獲得感,這生動印證了弱鳥先飛、滴水穿石的道理。”2019年,習近平總書記給下黨鄉親回信,希望鄉親們繼續發揚滴水穿石的精神,堅定信心、埋頭苦干、久久為功,持續鞏固脫貧成果,積極建設美好家園,努力走出一條具有閩東特色的鄉村振興之路。

多年來,閩東實踐轉化為堅定的精神力量,走出閩東,走出福建,成為扶貧開發事業的精神支撐與力量源泉。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度勢,把扶貧開發提升到治國理政新高度,在神州大地上吹響了脫貧號角。黨的十九大明確把精準脫貧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一,繼續響鼓重錘、高位推進。

彼時,盡管福建的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進展,但仍面臨23個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經濟總量較小;2201個建檔立卡貧困村集體經濟普遍較弱,基礎設施建設和基本公共服務相對滯后;尚未脫貧的貧困人口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實現因病因殘致貧貧困戶穩定脫貧難度較大等難題。

決勝之時不松懈,慎終如始戰猶酣。

習近平總書記所倡導的“滴水穿石”“弱鳥先飛”的精神和意識,始終如一條紅線貫穿于福建扶貧開發進程中。攻城拔寨的沖刺階段,福建干群一鼓作氣、盡銳出戰,集中力量攻克貧困的難中之難、堅中之堅。

高位推進,壓實責任。堅持“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工作到村、扶貧到戶”工作機制,形成了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抓扶貧的工作格局。

糧草先行,財政保障。2016年起每年按全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2‰以上籌集資金,專項用于精準扶貧精準脫貧。2016年以來,省級財政扶貧資金累計投入375億元。

建章立制,有規可循。福建相繼出臺《關于推進精準扶貧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實施意見》《福建省“十三五”扶貧開發專項規劃》《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實施意見》以及扶貧成效考核、貧困退出等政策文件,構建起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制度體系。

初心不渝,使命在肩。黨員干部前赴后繼,在脫貧攻堅戰場上奮力書寫新時代脫貧故事。

生前任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長、武夷新區黨工委書記的廖俊波,常年奔忙在項目建設、園區開發、脫貧攻堅工作一線。已經摘帽的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政和,他親手繪藍圖、帶領干部們劈山開路打造的工業園區,已入駐百余家企業,幫助了600多個貧困戶。“俊波精神”,成為永不過時的精神坐標。

據統計,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全省組織11.17萬名黨員干部掛鉤幫扶貧困戶,做到每個貧困戶都有一名黨員干部掛鉤幫扶。2004年以來,選派5批優秀年輕干部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每批3年。他們堅守干事創業、攻堅克難的初心和使命,和群眾心在一起、戰在一起,立誓戰貧困、斬窮根。

如今的赤溪村,立足青山綠水,抓住鄉村旅游這個龍頭產業,走出了一條“旅游富村、農業強村、文化立村、生態美村”的新時代脫貧路。

如今的寧德,早不是當初的“弱鳥”,高樓林立、村美民富、產業興旺,經濟增速位居全省前列。

如今的福建,現行標準下農村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站在了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有一種力量叫進則全勝

69歲的曾憲椿是長汀縣河田鎮窯下村人,2019年加入長汀縣晨露種養技術服務專業合作社,開始種植中草藥黃花遠志。黃花遠志葉、花可做茶,根可做藥,是容易種植且成本低的中草藥,為貧困戶帶來增收新途徑。在河田,共有100多戶農戶種植黃花遠志,實現生態脫貧。

曾憲椿不承想到,昔日“火焰山”,今天竟搖身一變為“金銀山”。

“山上紅乎乎一片,幾乎沒有樹。夏天一曬,得有70多攝氏度,走路都燙腳。”曾憲椿對舊時光景歷歷在目。

長汀的水土流失有多嚴重?全縣土地面積460多萬畝,據1985年遙感普查顯示,水土流失面積竟高達146.2萬畝,占全縣土地面積的31.5%。水土流失最為嚴重的策武鎮南坑村,外村姑娘不敢嫁,不想跳進“難坑”。

長汀人當然想改變赤貧面貌,但實在難。歷史上多次大規模的生態治理都無疾而終。不進則退,進則全勝。長汀咬定荒山不放松,山河不綠不罷休,一任接著一任干,生態接力數十載。曾經的火焰山,翠波千頃,重披綠裝。全縣水土流失率已從1985年的31.5%降低至7.8%。

多年來,長汀將水土流失治理和脫貧攻堅相結合,在水土流失整治的同時,注重保護生態,發展綠色經濟,拓開生態富裕的道路。以蘭花和中草藥兩大林下經濟品牌為引領,長汀因地制宜,發展一村一品,現已建成21個林下經濟特色示范基地。2019年,全縣林下經濟實現產值28.64億元。

進則全勝的長汀經驗,改變了紅土地的面貌,也激發著全社會挑戰貧困的信心與決心。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全國、全省一盤棋,沒有局外人。八閩大地,以進則全勝的氣概,匯聚起擺脫貧困的合力,為實現全面小康的光榮與夢想,乘風破浪。

堅持分類施策,面對千差萬別的致貧原因,福建開出精準幫扶的“藥方”——

找準路子,夯實產業扶貧致富路。安排財政專項扶貧發展資金,扶持建檔立卡貧困戶因地制宜發展增收脫貧項目,做到有勞動力的貧困戶都有1個以上項目。2020年重點支持11.3萬戶貧困戶發展產業項目13.6萬個。

激活春水,撬動金融扶貧新活力。建立總規模為8.2億元的扶貧小額信貸風險補償基金,截至2020年8月底,累計發放扶貧小額貸款43.19億元,扶持75667戶貧困戶發展生產。

搬遷扶貧,既挪“窮窩”又拔“貧根”。連續27年將造福工程列為省委和省政府為民辦實事項目,著力解決“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問題,強化搬遷群眾后續扶持。定期摸排貧困戶住房安全保障情況,對存在安全隱患的住房及時納入危房改造范圍,全省累計搬遷172萬多人,整體搬遷7300多個自然村。

教育扶貧,斬斷貧困代際傳遞。持續加大義務教育階段學生控輟保學力度,按規定免除學雜費和提供助學資助、助學貸款,確保貧困家庭適齡學生不因貧失學輟學。

健康扶貧,免除后顧之憂。在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面享受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等政策的基礎上,從2017年7月起實施精準扶貧醫療疊加保險政策,貧困群眾醫療費用報銷比例從71.81%提高到92.71%,全省2201個貧困村規劃公益性衛生所全部實現醫保“村村通”或“就近通”。

點多面廣,穩住就業幫扶“硬飯碗”。至“十三五”末,全省實現建檔立卡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15.21萬人,就業率100%;全省72.07萬貧困人員參加基本養老保險,實現應保盡保、應發盡發、應代繳盡代繳。

政府善為,社會有為。各類企業、社會組織,甚至個人,都積極參與到脫貧攻堅中。“千企幫千村”精準扶貧行動取得顯著成效,全省1300家民營企業和商會組織結對幫扶1397個貧困村,投入資金7.9億元,惠及4.9萬貧困人口。

民政廳、扶貧辦聯合印發《陽光“1+1(社會組織+老區村)牽手計劃”行動方案》,引導動員1000家社會組織與1000個老區村結對共建共發展。圍繞老區村“紅色”和“綠色”兩大特色優勢,采取優勢鏈接、項目互推、長期合作的方式,雙方共同發展壯大。

越過層層峰巒的攀登者,方能領略壯麗的日出和翻涌的云海。擺脫貧困、同奔小康的夢想,在力量的匯聚中照進現實,綻放光彩。

有一種探索叫創新引領

冬去春來,井岡山長古嶺林場中藥材種植示范基地,剛剛經歷過一年一次倒伏期的七葉一枝花,欣欣向榮。來自福建省農科院的科技特派員蘇海蘭,通過微信視頻,遠程為600多公里之外的種植戶釋疑解惑。

七葉一枝花是一種名貴的中藥材,是云南白藥、片仔癀等200多種中成藥的主要原料,市場效益不俗,被視為產業扶貧的先鋒項目。2018年,省農科院高級農藝師蘇海蘭以科技特派員的身份,來到閩北光澤縣,每年駐點近300天,帶動當地農戶破解七葉一枝花仿野生栽培關鍵技術,為貧困戶拓展增收新路。

2019年,全國科技特派員制度推行20周年工作會議在京召開之際,蘇海蘭作為典型代表發言。會后,井岡山市領導找到蘇海蘭團隊,希望引入七葉一枝花項目。

就這樣,科技特派員跨越省界,開展科技扶貧合作。

“從基地選擇、整地施肥、種苗挑選、種植、病蟲害防控、授粉、護果到冬季倒苗管理,我們把多年來在福建摸索出來的經驗毫無保留地輸出。”蘇海蘭說,經過一年多跨省對接服務,井岡山已建立七葉一枝花林下仿野生種植示范基地20畝,出苗率達95%以上,吸納了31戶貧困戶務工。

科技特派員制度發端福建,源于南平,是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時親自指導、總結提升、倡導推進的一項重要的農村工作機制。

20多年來,福建不斷探索創新科技特派員制度,推動農村科技創新創業和精準扶貧的有機結合,累計選認科技特派員21827人次,實現全省鄉鎮全覆蓋。

在全國率先跨界別、跨區域選拔科特派;推動科特派服務領域從單一農業生產領域向農業全產業鏈轉變,從“三農”向第二三產業延伸拓展;選認對象從本省向省外乃至境外拓展;鼓勵科技特派員以技術和成果為紐帶,與農民、企業結成利益共同體……依靠創新制度設計,福建科特派開啟更遠航程。

脫貧攻堅,不可避免遭遇難啃的硬骨頭。堅持創新引領,優化制度供給,破解難點,疏通堵點,福建持續探索擺脫貧困的路徑。

扶貧資金如何撬動更大收益?

福建創新探索資產收益扶貧機制,鼓勵各地因地制宜積極探索,通過發展生產、購置不動產及折股量化等多種方式,帶動貧困村集體經濟發展和貧困戶增收脫貧。

扶貧資金要收益最大化,更要源頭防控。如何避免“跑、冒、滴、漏”?

福建創新扶貧資金在線監管機制。2018年起,對省級以上21項扶貧資金使用管理實行全程智能化在線監管,做到申報、審批、撥付、使用、監管全程留痕,有力促進了扶貧資金規范、高效、透明、精準使用。

要脫貧,更要防返貧。如何做到“一個不少、一戶不落”?

福建率先開展建立防止返貧機制探索,開通了“一鍵報貧”在線申報系統,及時將脫貧不穩定戶和邊緣戶列入監測對象,對全省確定的7294戶23994人監測對象,進行單列管理,通過重點幫扶、持續幫扶以及貧困戶自身努力,目前監測對象的致貧返貧風險已基本消除。

改革創新,要注重集成性、系統性,也要發揮基層首創精神。脫貧攻堅的戰場上,基層創新層出不窮,扶貧探索俯拾皆是。

2014年,壽寧縣下黨鄉下黨村因地制宜,錨定茶產業,推出“扶貧定制茶園”,并建立“下鄉的味道”品牌。原來一家一戶零散種茶賣茶的模式被打破,在企業與專業合作社引領下,茶農抱團發展,開展標準化生產,綠色農業的理念得以實踐,可追溯體系得以應用。消費者可通過認養的方式,與茶農建立連接。

好生態孕育好產品,好產品賣出了好價錢。依托定制茶園,下黨茶農每年每畝茶園增收4000元左右。2019年,定制茶園覆蓋面擴大到了下黨全鄉。如今,下黨的定制茶園已成產業扶貧典范項目,入選國務院扶貧辦12則精準扶貧典型案例。

蓉中村成立了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訓基地,創新“1+11”精準扶貧培訓模式,通過為期1個月的基礎培訓、11個月的“拜師認徒”創業輔導,在“換腦、育種、造血、夯基”中,培育農村脫貧致富領頭雁、帶頭羊。

這一“扶貧先扶智”的經典做法,還從福建走到了全國。2014年,國務院扶貧辦和福建、寧夏、甘肅三省(區)啟動了貧困村創業致富帶頭人培訓試點,從甘肅、寧夏貧困村選送有創業條件、有帶動貧困戶增收意愿的培養對象,到福建省南安市蓉中村學習培訓。

有一種深情叫山海交響

“瑞雪兆豐年。”當寧夏中部干旱帶的旱塬上普降大雪時,來自福建永春的陳世文興奮地在朋友圈曬出塞北雪景。

過去的一年,是陳世文的豐收年。

2019年,在福建援寧干部的牽線下,做了20多年食用菌生意的陳世文來到寧夏同心縣,開辟“第二戰場”。“福建熱得出不了菇時,寧夏的氣溫正好適合菌菇生長。通過互補,我就能基本實現全年不間斷出菇了。”陳世文說,他在同心縣下馬關鎮南安村投資建設的菌菇生產基地運行良好,每年6個月產菇期,70個菌菇溫棚產值達到800萬元。

閩農西行,跨越山海帶來了新品種、新技術、新市場,也為當地貧困戶帶來了增收新渠道。

南安村貧困戶馬忠梅在陳世文的菌菇基地打工,一個月工資近4000元。“以前都很少吃蘑菇,更別說種了。經過一年學習,我基本掌握了菌菇種植技術,未來計劃承包幾個大棚自己創業種蘑菇。”馬忠梅說。

1996年5月,福建、寧夏建立了對口扶貧協作關系。很快,援寧干部來了,企業家來了,援寧醫生來了,支教老師來了,科研工作者來了……一股又一股挑戰貧困的力量從閩山閩水間向六盤山地區匯集。他們躬身為橋戰貧困,接力攀登擔使命,推動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由單一的經濟合作發展為教育、醫療、文化等多領域全方位、多層次、廣覆蓋的深度協作,“閩寧對口扶貧協作援寧群體”被授予“時代楷模”稱號。

2020年底,在東西部對口扶貧協作幫扶“閩寧模式”下,寧夏全區80.3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脫貧,1100個貧困村全部脫貧出列,9個貧困縣區全部脫貧摘帽。

改革開放以來,社會經濟發展取得長足進步,貧困人口大幅減少。與此同時,不同地區之間、行業之間、部門之間、社會群體之間收入差距依然存在。擺脫貧困,不能顧了一頭,落下了另一頭。實現共同富裕,讓全體社會成員共享改革成果,是共產黨人的使命。

在脫貧攻堅的征程上,福建始終堅持區域協同,協調發展,奏響了一曲同奔小康的山海協奏曲。

放眼全國,閩寧情緣日久彌堅;縱觀八閩,山海協作源遠流長。

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時,便大力倡導山海協作、聯動發展,要求不斷深化山海協作對口幫扶。

“近年來,我們不斷加大山海協作對口幫扶工作力度,對23個重點縣進行重點幫扶,每個重點縣由1或2名省領導掛鉤聯系,5至6個省直單位和省屬企業掛鉤幫扶,1個沿海經濟較發達縣(市、區)對口幫扶。”省農業農村廳有關負責人說,福建在財政轉移支付、產業培育、用地保障、金融服務、科技創新、生態補償、干部人才支撐、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提升方面,對23個重點縣給予傾斜扶持。

武平、長汀、連城都是蘇區、老區、山區,三個縣組成的“長連武”扶貧開發試驗區,是我省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和扶貧開發工作重點地區之一,而思明、晉江、福清都位于沿海開放前沿。山海協作對口幫扶以來,思明、晉江、福清不斷加大對武平、長汀、連城貧困戶和困難群體的資金、就業等幫扶力度,助推“長連武”成功退出省級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

山海交響曲,漂洋過海,響徹五洲;協調發展理念,遠渡重洋,與世界共享。福建,正為世界減貧試驗貢獻力量。

盧旺達首都基加利的一家食用菌培育作坊里,埃馬紐埃爾·阿希馬納,正忙著指揮30多名工人生產菌袋。到了收獲時節,他還要雇傭更多人。他的生活,正因從福建走出的菌草技術而改變。

菌草技術是福建農林大學教授林占熺的發明。該技術“以草代木”,從根本上解決了食用菌類需大量砍樹的“菌林矛盾”,在脫貧攻堅戰場上戰功卓越。如今,這株小小的菌草,跨越國界,在世界106個國家扎根,為全球可持續發展與減貧事業播下了希望的種子。

“利用菌草技術種植食用菌,在盧旺達現在可是一項利潤豐厚的生意,這對人們擺脫貧困很有幫助。”阿希馬納2008年起為福建農林大學派駐盧旺達的中國專家工作,在中國專家指導下掌握了菌草技術。如今,這家小作坊的菌袋生產能力從最初的每月1500包提升到現在的1萬包,培育出的食用菌批發給當地菜市場、超市和餐廳,還遠銷周邊國家。

歲月銘記,山河為證。

走過攻城拔寨、充滿艱辛的非凡歷程,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如期完成,但接續奮斗永無止境。八閩兒女正鉚足勁,努力繪就鄉村振興的壯美畫卷,朝著共同富裕的目標穩步前行。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福建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長歌行李樂嫣下線是第幾集 李樂嫣喜歡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