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國際頻道>國際新聞
分享

主謀當眾謝罪,韓國“ N號房”案情被深挖:受害者中還有十多歲藝人

【環球時報駐韓國特約記者 劉媛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金惠真】鬧得沸沸揚揚的韓國“N號房”事件主犯、網名為“博士”的趙周斌(音)25日被公開示眾,成為韓國首個因性犯罪被公開示眾的犯罪人員。隨著“N號房”案件不斷發酵,韓國媒體挖出更多關于趙周斌及其同伙的犯罪細節,令輿論震怒。有專家表示,偷拍、性虐與剝削女性近年來在韓國層出不窮,韓國政府應修訂法律,重罰網絡性犯罪。

“惡魔人生”無法自拔

據韓聯社25日報道,當天上午警方將趙周斌移交檢方時,安排趙周斌站到媒體鏡頭前公開真容。面對記者,趙周斌表示:“向所有被我傷害的人表示衷心道歉,感謝讓我停下無法自拔的惡魔人生。”但對于“是否承認散播性剝削視頻”“對未成年人想說些什么”等提問,趙周斌保持沉默。

韓國紐西斯通訊社25日注意到,趙周斌當天露面時,脖子上戴著護頸帶、額頭上貼有創可貼(如圖)。據警方透露,趙周斌16日落網被拘押至警署后,曾試圖用圓珠筆自殘并且用頭猛撞墻。

另據韓國《朝鮮日報》報道,趙周斌自殘后被送到醫院,結果出現發燒等癥狀,因此接受了新冠病毒檢測。由于這起“插曲”,調查趙周斌的首爾地方警察廳網絡安全組所在層樓還一度被禁止出入,與他接觸過的相關人員,也被隔離在單獨的空間里。報道稱,趙周斌最后的檢測結果是陰性。

未成年藝人成“奴隸”

據韓媒報道,雖然警方尚未確認,但根據虛擬貨幣交易所留下的個人信息,“N號房”上萬名收費會員中不僅有公務員、教授、人氣藝人,還包括體育明星、著名創業公司CEO等知名人士。因此,如果在以后的調查過程中公開這些人的身份,預計將引起不小風波。此外,多家韓媒25日曝光趙周斌與會員聊天記錄,趙周斌自稱藝人中也有不能違背自己話的“奴隸”存在,還宣傳說:“有十多歲未成年藝人的視頻,只要付錢進入高級房間,就可以打開視頻。”從去年12月到今年1月,趙周斌在聊天中提到的藝人達十多人。趙周斌稱在收費150萬韓元(約合人民幣8600元)的房間里可以看到名人的高清視頻,如果有會員懷疑視頻的真實性,趙周斌就會上傳藝人的身份證號碼和地址等個人信息,努力獲取信任。

據韓國SBS電視臺報道,趙周斌還涉嫌預謀殺害女童。報道稱,疑似“N號房”會員的姜某去年請求趙周斌替自己“收拾”女性A某,為此他向趙周斌支付400萬韓元費用。拿到錢后,趙周斌告訴姜某會殺死A某的女兒,并從姜某處獲悉該女童所在幼兒園地址。雖然最終未實施犯罪,但警方目前以涉嫌預謀殺人罪將案件一并移交檢方。韓國檢方最早將于26日提審趙周斌。

除趙周斌以外,韓國警方已發現的其他“N號房”群主還有三人,目前已抓捕了其中兩人。據韓國CBS電視臺報道,在“N號房”圈子里,網名為“WatchMan”(全某,38歲)的群主其實比趙周斌更有名氣,他被認為是“將‘N號房’模式做大做強的設計總監”。全某已于去年底因涉嫌在網絡傳播青少年色情視頻而被警方逮捕。今年2月,檢方在未查清全某與“N號房”事件有關聯的情況下,提請法院判處他3年零6個月。“N號房”另一名群主“Kelly”(申某,32歲)也在去年11月被一審判處1年有期徒刑。“N號房”模式的創始人“GodGod”,至今仍是漏網之魚。

“性侵文化”倒逼法律改革

“N號房”事件引發韓國國內對于“性侵文化”的議論。韓國法務部一名人士慨嘆稱,過去韓國司法界對于網絡性犯罪的調查和懲處力度不夠,是導致“N號房”事件這樣的慘案發生的原因,對此我們深刻反省。25日,《京鄉新聞》也援引法警出身的韓國國會議員表蒼園的分析稱,雖然趙周斌的犯罪性質十分惡劣,但按照現行韓國法律,趙周斌最多可能獲刑10年。表蒼園指出,如果在美國,僅收藏兒童色情視頻就會被判處重刑,且刑期與視頻數量呈正比。

韓國網絡性暴力咨詢中心負責人徐承熙表示,韓國社會仍存在“性侵文化”,媒體和大眾文化默許性暴力,還批評是受害女性不知檢點。她說:“這個產業結構鼓勵人們相信,他們可以把女性當作商品交易來賺錢,且對受害者貼上‘隨便的女人’標簽。”徐承熙呼吁政府盡快制定新法,納入網絡性犯罪條文且加重處罰。

責任編輯:唐秀敏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ts@hxnews.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最新國際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韓國N號房事件最新消息 受害者中還有十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