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國內頻道>國內新聞
分享

五個煎蛋一碗面攻克嫌疑人心理防線

4起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案件背后的辦案故事

□ 本報記者 周斌

“陳輝民,趕快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你被我們包圍了,如負隅頑抗就死路一條。再不開門,我們就要破門了”。

凌晨3時,抓捕隊員荷槍實彈到達陳輝民居住地點,看到房里還亮著燈,便大聲喝叱“陳輝民開門”。陳輝民隨即將房間燈熄滅,跑到床頭,打開保險柜,拿起一支仿“六四”手槍,上好膛,準備負隅頑抗。

然而,通過防盜門“貓眼”看到全副武裝的警察時,陳輝民慌了神,全身顫抖,最終放棄抵抗,將門打開。抓捕隊員迅速沖進去,將陳輝民及其情婦制服抓獲。

這是江西警方抓捕“黑老大”陳輝民時驚心動魄的一幕。

6月28日,全國掃黑辦新聞發布會發布安徽“劉氏兄弟”案、江西陳輝民案、四川饒拾元案、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白波案等4起已辦結的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案件,并披露了辦理這些案件背后的故事。

斗智斗勇

黑惡分子往往窮兇極惡,也十分狡猾,辦理涉黑涉惡案件,特別是重大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需要智慧更需要勇氣。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廣大政法干警與黑惡分子斗智斗勇,毫不退縮、勇往直前。

在抓捕行動前兩天,江西陳輝民案“2號人物”陳輝發嗅到了不安的味道——他突然從床上跳起來,駕車奔向撫州,在市公安局大樓附近不斷兜圈,數小時后返回宜黃。

次日晚上,市公安局將辦公大樓臨街辦公室的燈全部關閉,制造平靜的氣氛以穩住陳輝發。當晚,陳輝發又如法炮制來到市公安局附近,未發現異常情況后返回宜黃睡了個安穩覺,取消了出逃計劃。

抓捕當晚,陳輝發看完世界杯比賽,突然有了不祥的預感,他把常用的一部手機留在家里,另一部放在汽車上,倉惶躲進了附近一家賓館中。發現陳輝發家里空無一人、其車輛還在小區的情況后,指揮部立即采取緊急措施,運用各種偵查手段進行深度研判,最終在賓館房間將其一舉擒獲。

在安徽“劉氏兄弟”案中,首犯劉兆水剛被關押時,認為“有錢有勢有傘”,態度十分囂張地說:“我是省人大代表,抗震英雄,我是合法商人,我沒有硬傷,頂多有點小問題,至多三年,你們很快就要把我放了,將來我給你們點公司股份。”

而隨著專案偵查深入推進,在鐵的證據面前,劉兆水不得不承認每起個案的詳細犯罪事實,承認劉氏兄弟是黑社會性質組織頭目。

劉氏兄弟黑社會性質組織以非法采礦犯罪為主,依法認定非法采礦罪是重中之重,也是“打財斷血”“打傘破網”的基礎。犯罪嫌疑人張某是其中的關鍵人物。

然而,60多歲的張某因體弱多病不便收監,加之懼怕劉家淫威,民警6次訊問均無進展。第7次傳訊,張某仍然矢口否認。因錯過了飯點,民警將其帶至馬城街道的一家面館:“給你要一碗面,身體差加一個煎蛋”。

張某雖說“不吃、不吃”,但一口下肚了。民警勸說“再來一個”,張某連吃5個煎蛋后哭著說:“你們是為老百姓好,我不怕劉家了,我甘愿受罰,今天就跟你們講實話吧”。

飯后張某如實供述了為劉氏兄弟私炒炸藥的方法、地點和人員,使該案順利推進。

依法辦案

法治,是保障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走向勝利的關鍵。這4起案件的辦理,充分彰顯了政法機關堅守法治原則和法治底線,嚴格依法規范辦案,用證據說話,依法保障人權,力爭每一起案件都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的法治精神和定力。

四川饒拾元案偵查初期,由于該組織的犯罪手段隱蔽,犯罪表象與內因、個案之間的邏輯、因果關系不明,專案組掌握信息碎片化,個案如何切入,線索如何甄別,全案的偵辦方向是黑是惡等一系列困惑,導致專案組案件偵破舉步維艱。

連續的加班,熬紅的雙眼,不知疲倦地分析,專案組民警小鄧從全案400多冊案卷中逐一提煉、歸納,梳理線索,和戰友一道對相關案件和舉報線索進行串并深挖,最終將目光鎖定在2017年2月12日發生的一起尋釁滋事案。專案組循線深挖,查出了2起強迫交易案以及20余起陳年積案線索,最終查明饒拾元涉黑案的真相。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五家渠墾區人民法院在受理白波涉黑社會組織犯罪案件后,發現有11名被告人存在未委托辯護人的情況。為落實刑事辯護制度,保障被告人的訴訟權利,法院通過與家屬溝通、聯系法律援助中心等途徑,全部為他們確定了辯護律師,維護其合法權益。

“白波,我們幾個月沒有見面了,沒有想到會是在這樣的場合見面,真是悔不當初啊……法律是公正嚴厲的,但也充滿了人性,它會給每一個迷途知返徹底悔改的人重新做人的機會……”庭審中,白波的妻子范某主動向法庭申請跟丈夫白波說幾句話。

聽著妻子范某近5分鐘泣不成聲的訴說,白波的頭越來越低,不忍正視妻子,流下了悔恨的淚水,肩膀不停顫抖,在最后陳述階段當庭表示認罪伏法;45名同案被告人及旁聽的家屬,都深深地被打動了,起到了積極的教育感化作用。

使命擔當

專項斗爭以來,廣大政法干警沖鋒在前、無私奉獻,涌現出一批先進典型和感人事跡,一些干警長期高強度、超負荷工作,積勞成疾,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據統計,目前已有754名政法干警因辦理涉黑涉惡案件犧牲、負傷。

在這4起案件的辦理過程中,也有不少感人的故事。

辦理安徽“劉氏兄弟”案的專案組里,有位從事刑偵工作34年,即將退休的老民警陳勇。在一次審訊中接到家里電話,95歲的老父親行走時不慎跌倒,頭破血流。陳勇把工作交代一下就直奔醫院,在得知老父親沒有大礙后,也沒來得及送父親回家,就急匆匆地趕往審訊現場繼續工作,經過8小時的持續審訊,最后終于把問題審清。

該案庭審持續一周,來自全國各地的50多名律師開展了激烈的庭審交鋒。合議庭成員超負荷工作,審判長常艷芳、審判員金煜、郭德峰在庭審中均出現頭暈、胸悶等不適現象,庭審休息吸氧或服用速效救心丸緩解癥狀后,繼續堅持開庭,庭審結束后,常艷芳和金煜再也堅持不住,雙雙住進了醫院。

在四川饒拾元案中,合議庭成員鄧曉琴不慎摔傷了腿,她未遵醫囑,在醫院簡單處理后就馬上回到了工作崗位,直到10多天后開庭,沒請過一天的假,也沒休息過一天。

庭審持續了9天,因這期間未能及時換藥,鄧曉琴的傷口感染化膿,走路都成問題,但她沒吭一聲,每天一拐一拐地拖著“病腿”到法院上班,直到一天晚上加班到深夜實在疼痛難忍,才步行到醫院換藥,平時幾分鐘的路程,她整整走了40多分鐘。

他們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新時代政法干警的使命擔當。

本報北京6月28日訊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國內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王者榮耀S20賽季戰令皮膚是什么 S20賽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