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國內頻道>社會新聞
分享

據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這幾天,中國之聲關注了四川女子疑被冒名貸款1200萬元的事件。家住四川的程小瓊在微博曝光稱,5月底在查詢個人征信時,意外發現自己名下有兩筆浦發銀行的貸款,合計1200萬元。程小瓊認為,自己對這筆巨額貸款毫不知情,雖然這兩筆貸款在自己同樣不知情的情況下已經結清,但其出現在自己的個人征信記錄當中,自己有被冒名貸款的嫌疑。

7月30日,辦理這兩筆貸款的浦發銀行向中國之聲回應稱,經司法鑒定機構鑒定,借款合同等文件上的簽名,與程女士本人簽署的相關文件上的署名字跡是同一人書寫。而實際用款人方面也回應媒體稱,這兩筆貸款程小瓊完全知情。而程小瓊一方則堅稱,這兩筆貸款均為冒名貸款,自己不知情,也未簽過字。到底是冒名貸款,還是本人貸款,成了一樁“羅生門”。

程小瓊發現自己名下有這兩筆貸款時已經是今年5月29日了,而這兩筆貸款分別發生在2011年和2012年,每筆600萬元整。貸款用途都是個人經營性貸款,而貸款的去向則是以受托支付的方式,進了汶川順發電熔冶煉有限公司的賬戶。

程小瓊的兒子楊先生說,對于名下這兩份貸款合同,媽媽程小瓊完全不知情。對于實際用款人用來還款的、辦在程小瓊名下的那張浦發銀行的還款卡,程小瓊也完全不知情。“我母親從來沒有使用過這張卡,公司也蓋了章證明卡的用途是我母親完全不知情的。”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程小瓊于2011年3月實繳出資40萬元,成為汶川順發電熔冶煉有限公司的股東,而該公司正是這兩筆貸款的實際使用人。楊先生坦承,其母親程小瓊在該公司的股東身份,是因其父親在2008年地震中遇難之后繼承而來的,但這與程小瓊是否被冒名貸款之間并無直接關聯。

楊先生說:“不管我是不是股東,沒有任何人有權利冒名貸款,其實跟我媽是不是這個公司股東或者占股多與少,都沒有任何關系。我媽媽在公司沒有任何職務,也沒有一分錢的工資,10多年也沒分過紅,連我媽媽的社會養老保險都是我們自己繳納的,公司的經營情況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實際就是名義上的股東,名存實亡。”

楊先生認為,更關鍵的是,汶川順發電熔冶煉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王先生,已經明確承認了這筆貸款是怎么辦出來的。楊先生提供的一段通話錄音中,實際使用資金的公司有關人員表示:“銀行沒有失誤是假的,就像你說的,‘銀行在沒有我媽媽親自簽字的情況下,把這筆貸款放了’,是銀行的失誤。我給你說實實在在的話,是我們財務人員親自去整的,曉得不?”

7月31日,記者多次通過電話、短信的方式聯系該財務總監,截至發稿前,尚未與其取得有效聯系。不過,這位財務總監王先生接受媒體采訪時,卻推翻了通話錄音中所說的內容。

王先生表示,銀行里有程女士個人的存單,存單質押貸款必須要本人簽字,她本人在2011年11月16日親筆簽字了。至于公司分紅問題,公司沒有分紅是因為有銀行貸款,程女士一方也簽字了。對于上述通話錄音,王先生向媒體澄清,因為普通話和四川話或成都話有點差異,說財務部整的,實際上是財務部經辦的,并非一般人理解的“就是他們干的”。因為這個是個人經營性貸款,要是企業的股東才能夠發放貸款。

7月30日,實際用款企業汶川順發電熔冶煉有限公司及7名股東也發表聲明,其中稱,公司堅持依法合規經營,經營活動中發生的融資業務均通過全體股東同意,涉及股東以股東名義發生的用于公司發展的個人經營性貸款均由股東本人與公司共同辦理。程小瓊對兩筆600萬元貸款都是知情的,不屬于媒體報道中“被貸款”的情形。程小瓊惡意謊報“被貸款”,其目的是想通過此類手段索取非法利益。

7月30日晚上,浦發銀行方面向記者發來文字回應,其中稱,7月26日,四川程女士在自媒體發文稱,其名下有2筆8年前在浦發銀行的個人經營性貸款“本人不知情”,引發多方關注和議論。

浦發銀行對此高度關注,立即要求成都分行迅速開展調查。

經查,程女士于2011年向成都分行申請個人經營性貸款600萬元,期限為1年,用于汶川某電熔冶煉有限公司的生產經營,程女士為該公司的股東之一。2012年該筆貸款到期后,續貸1年。該兩筆貸款的個人身份證、戶口本,以及個人質押存單等貸款申請材料齊全。上述貸款在存續期間,均按時付息,到期結清,無逾期欠息情況。

浦發銀行稱,司法鑒定機構7月30日出具的《鑒定意見書》結果顯示,上述貸款的《借款申請書》《個人信貸業務談話調查記錄》等材料上的署名字跡與程女士2020年6月、7月分別提交成都分行的《申請》和《異議申請書》等材料原件上的署名字跡是同一人書寫。

楊先生接受采訪時表示,他不認可這一司法鑒定:“首先所謂的鑒定是他們單方面做的,我母親壓根就沒有配合過浦發銀行去鑒定中心做過很嚴謹的鑒定,所以它的鑒定效力我們有非常大的疑慮。你看到司法鑒定書了嗎?是哪家司法鑒定機構鑒定的?有沒有鑒定資格都是個問題。第二,合同里面的指紋、簽字以及辦所有貸款當中,銀行是否親眼見到我母親簽過這個字,有沒有見證的材料、見證的錄音、見證的照片?包括兩個600萬元的擔保存單是用什么名義存到了浦發銀行作為質押?這個都不知道。因為我們本身是肯定沒有600萬元拿去存的,如果我們都有600萬元拿去存了,何苦還去貸600萬元?”

7月30日晚上,就楊先生對司法鑒定報告真實性的疑問,記者向浦發銀行有關人士申請查閱司法鑒定報告,或請浦發銀行方面提供作出該報告的司法鑒定機構名稱,但截至發稿前,沒有得到回應。

楊先生認為,事情到了這一步,其實很簡單。他說:“第一,貸款爭議的焦點就在于這兩份貸款是不是程小瓊本人的意愿,上面的指紋是不是程小瓊本人的。我作為權益被侵害的一方,不管貸款是真與假,你用了我的名義,我就有權利讓你給我交出所有原始的見證材料和見證照片。第二,我們要共同委托一家有資質的鑒定中心,共同來做鑒定,而不是說連本人都不到場的情況下,自說自話地去做一個你認為的鑒定,我覺得完全站不住腳。”

楊先生說,如果這些要求無法實現,只能走訴訟程序,去尋求事實真相了。而浦發銀行在30日晚上發給中國之聲的文字回應中,也有這樣的說法:“盡管上述貸款業務發生已時隔8年,浦發銀行將堅持實事求是、審慎穩健的經營管理原則,查明事實,依法依規采取后續措施,并切實維護我行的良好聲譽。”

責任編輯:林晗枝

       特別聲明:本網登載內容出于更直觀傳遞信息之目的。該內容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該內容涉及任何第三方合法權利,請及時與ts@hxnews.com聯系或者請點擊右側投訴按鈕,我們會及時反饋并處理完畢。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最新社會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指甲下也會長腫瘤?手指劇痛12年的病癥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