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專題地圖>專題要聞
分享

習近平在福建(七):“習近平同志善于抓重點工作、抓關鍵環節”

采訪對象:曹德淦,1944年7月生,福建福清人。1985年任福建省委、省政府扶貧辦副主任(1987年兼任省農委副主任)。1993年任漳州市委書記。1998年任福建省副省長。2003年任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貿促會名譽會長。2008年任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常務副主任。2011年至今,任河仁慈善基金會理事長。

采  訪  組:邱  然   陳  思   黃  珊

采訪日期:2019年6月8日初訪,28日再訪

采訪地點:福建省福州市福僑大廈

采訪組:

曹德淦同志,您好!您與習近平同志初次見面的情況是怎么樣的?當時他給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曹德淦:

1988年11月,我在省扶貧辦工作,隨同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陳光毅同志去寧德地區最貧困的壽寧縣竹管垅鄉的橋仔頭自然村調研,在那里與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初次見面。盡管當時習近平同志新到任沒幾個月,卻對寧德地區和壽寧縣的貧困狀況很熟悉,而且對做好當地扶貧工作很有思路,所提出的辦法和措施也很切合實際。他認為,扶貧工作很重要,慢不得,但也急不得。要按照規律辦事,綿綿用力、久久為功。要有“滴水穿石”、不懈奮斗的精神,有“弱鳥先飛”、不停追趕的意識。那時,習近平同志很年輕,是從首都北京來的,又在經濟特區廈門擔任過重要領導職務,但他穿著十分簡樸,語言樸實無華,顯得淡定、從容、干練,又很睿智。

與習近平同志的第二次接觸是在1994年,我在漳州任市委書記,他是省委常委、福州市委書記。當時,福州在引進臺資和外資方面已經走在前面,做得很好。他得知漳州在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引進外資方面做得還不錯,就來了解情況。他是從廈門坐船過來的,我到漳州港接他。一路上,他很認真地聽我介紹情況,也提了一些問題,虛心好學,很親切,很隨和。雖然那時他已是省委常委,但可以看出,他是以市委書記身份來訪的,完全沒有讓人覺得他是省委領導。

1996年,習近平同志再到漳州時,已是省委專職副書記。我陪他到漳浦縣一家茶葉公司去調研。這是一家臺資企業,當時對福建茶產業的發展提升起到了很大的示范、推動和促進作用。臨離開時,習近平同志在茶莊茶園里種植了一棵茶樹。我這里還留有一張習近平同志種茶樹時的留影。

采訪組:

1999年至2002年,習近平同志主持省政府工作,1998年至2003年,您擔任副省長。請您談談你們在一個班子里共事的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接手省政府全面工作的時候,福建面臨許多新情況,突出的有三個方面:一是發生了影響惡劣的“四二〇”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中央紀委派專案組進駐廈門,朱镕基總理親自抓這個案件。二是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危機還在持續發酵,嚴重沖擊福建在香港的窗口企業。三是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進入關鍵階段,如何應對“入世”已成當務之急。福建當時是中央采取特殊政策、靈活措施的兩個省份之一,“入世”后就要從一定范圍的開放轉向全面開放,從優惠政策轉向普惠政策,從依靠政策優惠轉向依靠好的營商環境,實行國際通行的規則。

1999年8月9日上午,習近平同志被正式任命為福建省代省長。當天下午他就主持召開第一次省長辦公會議,明確表示要抓緊熟悉工作,盡快進入角色;要找準自己努力的目標,給自己定位在擔起跨世紀發展的責任上,定位在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上,定位在為3000多萬福建人民謀利益上;要加強政府一班人團結,接好前任的班,按照省委部署和已確定的工作,“一任接著一任干,一張藍圖繪到底”。習近平同志通過分析,統一了大家對當時形勢、目標、任務的認識,起到了團結、鼓氣、提勁、增強信心的作用。到會的各位副省長一致表示,要加強團結協作,在習近平省長的帶領下努力完成省政府的各項工作任務。

采訪組:

您當時分管外經貿工作,對習近平同志支持外經貿工作的情況是非常了解的。請您介紹一下相關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主持政府工作期間,我協助分管外經、外貿、外資,包括對港澳臺經貿工作,還分管商業、糧食、供銷社、物資和菜籃子工程。福建地處東南沿海,也是改革開放先行區域,外經貿自然是省里的一個工作重點。在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下,我們在外經貿工作上突出抓了幾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是加強各類經濟開發區建設。8月10日到11日,即習近平同志擔任代省長的第二天,我們就分頭走訪了馬尾、福清等地的臺資企業。馬不停蹄,緊接著12日我們就趕往漳州,13日就展開調研。漳州有一個招商局經濟技術開發區,發展很快。習近平同志到那里考察了臺資和外資企業。他聽取開發區負責人吳斌的工作匯報,聽得很認真,問得很仔細,還提出不少指導意見,比如要求招商局與漳州、龍海在招商引資上形成合力,協同招商;開發區要理順管理體制,減少摩擦,增強統籌協調能力。習近平同志指出,從政府工作層面講,福建省、漳州市、龍海市都要有大局觀念,從長遠著想,堅持開明開放,把服務搞好。他這番講話,大大凝聚了人心,形成齊心協力搞開發區的強大合力。

習近平同志擔任代省長后第一次下基層調研、辦的第一件事,就是親手抓開發區建設。我作為分管這方面工作的副省長,心里特別高興,工作積極性更高了,信心也更足了。開發區是非常重要的開放平臺,是外資、僑資、臺資、港資聚集地。在接下來的幾年里,習近平同志在開發區的土地供應、投資便利、快捷通關、政策扶持等方面都下了很大功夫,想方設法提升開發區的服務水平。

第二個重點是抓98投資貿易洽談會這一平臺的提升。98投資貿易洽談會誕生于1987年,每年9月8日至11日在廈門舉行。最初是閩南金三角包括漳州、泉州、廈門和龍巖共同舉辦的。1988年升格為福建省投資貿易洽談會,發展勢頭很好。到1998年,在國家外經貿部支持下,升格為全國性的中國投資貿易洽談會。習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非常重視這個投洽會,親自擔任組委會主任,從人財物方面給予大力支持。每年8月中旬,都領著我和省直相關部門負責人檢查投洽會準備工作,并親自向省委常委會、省長辦公會議匯報籌備情況,在投洽會舉行的前后幾天,更是親自坐鎮指揮。這對于我這個投洽會組委會副主任兼秘書長來講,心里別提有多輕松、多高興了。由于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親力親為,投洽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到2004年升格成為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這個投洽會成為國際投資的促進平臺、中國對外投資政策的權威發布平臺、國際投資趨勢的研討平臺,對促進投資的專業化、市場化、國際化起了很大作用。

第三個重點是大力加強閩港、閩澳經濟合作促進會建設。香港是東南亞乃至世界的金融、航運和貿易中心,澳門是福建加強與葡語系國家、與歐洲聯系的重要通道。當時對臺“三通”還沒有實現,兩岸的通郵和投資貿易主要通過港澳進行。所以,香港、澳門對于福建的作用非常重要。1997年,香港回歸,成立了閩港經濟合作促進會。1999年,澳門回歸,習近平同志抓緊成立了閩澳經濟合作促進會。2001年,我隨同習近平同志一道赴港澳訪問,廣泛走訪閩籍企業家和旅居港澳的鄉親。我們還拜訪了香港特首董建華先生、澳門特首何厚鏵先生,談發展談合作,談笑風生,氣氛非常融洽。他還領著我們專程看望和慰問年事已高、德高望重的馬萬祺先生。

習近平同志在擔任省委副書記時,分管統戰工作,基本上每年元旦春節期間,都親自到深圳,把港澳的閩籍企業家、閩籍政協委員請過來座談,關心他們的工作、生活和企業發展情況,了解他們的困難和要求,想方設法給予幫助。福建省的外經貿之所以能夠很快復蘇,走出當時的困境,習近平同志作為班長,起到了關鍵的領導、支持、鼓勵、推動作用。

采訪組:

對臺工作是福建的一項重要工作,您當時分管對臺經貿工作,請您談談這方面的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早在擔任福州市委書記和省委副書記的時候,就高度重視對臺工作,擔任省長后,抓得更全面。我與他在一個班子里,協助他分管對臺經貿,體會很深刻。回過頭來看,他的對臺工作思想體現了很強的大局觀,也很有遠見。他說,福建是臺灣同胞的主要祖籍地,福建因而在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中具有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肩負重大責任。他認為,對臺經濟工作,不是一般的業務工作,也不是單純的經濟工作。引進臺灣資金和先進技術,一方面可以加快我們的經濟發展、壯大我們的實力,這是解決國際國內問題的基礎;另一方面有利于促進兩岸關系發展,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補互利、共同發展格局,進而促進祖國和平統一。2000年、2001年春節和2002年元旦期間,習近平同志在臺灣《工商時報》上分別發表題為《攜手邁向新世紀譜寫合作新篇章》《新世紀新起步新希望》《閩臺攜手共締繁榮》的署名文章,以親情、友情、民族之情向臺灣同胞祝賀新春佳節,祝福祖國繁榮昌盛、民族團結和睦、親人骨肉團圓,促進臺灣同胞增強“民族心”和“祖國情”。

習近平同志還親自做重要臺商工作。比如,他在福建就多次看望來閩投資的王永慶先生,有一次還帶著我一同陪王永慶先生和夫人到北京去見朱镕基總理。王永慶原先計劃在福建建一座發電廠,共6臺煤電機組,每臺60萬千瓦。但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國家有關部委先批了2臺,剩下4臺怎么辦呢?見面時,朱總理講:“王先生,2臺已經投產了,經營情況怎么樣啊?后面的幾臺,先等等,等我們有需要的時候,你再建設嘛!”王永慶說:“我6臺設備都訂購了,而且陸續到貨,如果后4臺機組不建,我就得蓋個房子給它住,不然設備就會壞掉。這樣吧,先讓我把它建起來,你什么時候需要,我什么時候發電。你不需要,我就關停等候。”王永慶這樣說,各方面都能接受。這件事情也算談妥了,后來也是按這樣辦的。這原本是投資者的事情,叫個副省長陪著去就可以了,但習近平同志親力親為,親自上陣助推問題的解決,令人感動。

當臺商遇到困難的時候,習近平同志總是想辦法幫忙解決。當時一位臺商,準備在馬尾經濟開發區創辦一個電子配件企業,已經定下來了,還交了土地定金。后經再次評估,認為那里不具備建廠的條件,原來交的300萬元土地定金遲遲拿不回來。那位臺商就給習近平同志寫了一封信反映情況。他收到信之后,馬上批示有關部門調查了解,很快使這個問題得到圓滿解決。再如,臺商宣建生先生在福清興辦冠捷電子企業,那段時間由于受兩岸關系影響,給他的經營造成很大困難。習近平同志就幫他解決難題,讓他穩下心來好好干,冠捷電子現在發展得很好。東南汽車也是在習近平同志關心下引進的,他親自給臺灣汽車企業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寫信,把他請來,親自做他的工作,并幫助他解決遇到的一些困難問題,堅定了嚴先生的投資信心,現在東南汽車同樣發展得很好。

采訪組:

請您講一講習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處理的重大事件。

曹德淦:

在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下,我們處理了兩項難度很大、涉及面很廣的工作,讓我至今難以忘卻,記憶深刻。

第一件事是應對、處置我省在港窗口企業華閩公司財務重組。華閩公司是1980年經國務院批準成立的福建省駐港“窗口”公司,主要業務是貿易、金融、地產、旅游、航運等。1997年,受亞洲金融危機沖擊,以及自身經營管理上的問題,華閩公司經營出現巨額虧損,嚴重資不抵債。如何應對處置在港窗口企業的債務危機,不僅事關福建的信譽和形象,影響外資和港、澳、臺資的信心,影響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而且還會影響剛剛回歸祖國的香港的繁榮穩定。中央高度重視,成立了由外經貿部牽頭組成的六部委部際聯席會議,給予幫助和指導。省委省政府經過權衡,決定對華閩進行重組,展開救助。

華閩公司當時虧損達44億港元,涉及香港大大小小81家銀行,而當時全省的財政收入只有270多億元。由于華閩公司是福建在港“窗口”企業,所以境外債權人視華閩公司的債務為政府債務,追債的最終目標指向福建省政府。旅港鄉親出于愛國愛鄉情結,出于維護省里形象,殷切希望省里出手相救。而省內一些部門和相當一部分干部對于要不要救、怎么救、誰來救、用什么來救,看法不盡相同,甚至還有人提出“在完全資本主義制度的條件下,國有企業能辦得下去嗎?華閩公司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嗎?”重組華閩公司的工作歸我分管,我深感難度太大,心里很著急。習近平同志寬慰我說:“老曹,不要急,我們一起想辦法。”

要重組就要拿出優良資產向銀行抵押貸款、向國務院申請相應外匯指標、向銀行申請購匯相應人民幣規模,要有強有力的談判小組。當時沒有可以參照的經驗,只能“摸著石頭過河”。習近平同志親自出馬,同國家電力公司談,把水口電站的36%股權談下來,向國務院申請外匯指標,向銀行申請購匯人民幣規模。習近平同志還帶我去向吳儀副總理匯報重組情況。由于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由于習近平同志的具體領導和支持,談判小組終于談成了一個雙方都比較滿意的方案。

經過兩年零八個月的努力,華閩公司重組成功。經國務院批準,2002年6月,與境外81家銀行簽署了重組清償協議。各方面都認為華閩公司的債務重組是成功的,并給予很高評價。國務院部際協調小組認為:“重組方案是可行的,措施是有效的,談判是成功的。”華閩重組顧問認為,華閩重組是一個難度很大的案例,福建省政府盡了很大努力,拿出了各債權銀行可以接受的好方案。香港中聯辦的領導認為,福建省下大決心挽救華閩,體現了福建省政府對外開放的決心和對香港發展的信心,是目前為止中資企業債務重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中聯辦將一如既往支持華閩。香港主要的9家報刊在顯著位置對華閩重組的成功作了正面報道。

第二件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是糧食流通體制改革。1998年,朱镕基總理親自部署抓這項工作。這也是我分管工作中難度很大的一項。因為那幾年,全國因糧食經營每年虧損達三四百億元,到1997年,全國因糧食經營虧損引發欠貸1200多億元,當時全國財政收入才8000多億元,已不堪重負。糧食企業職工發不出工資的事情時有發生,有的地方出現收購糧食打“白條”現象。福建的省情是“八山一水一分田”,歷史上就是個缺糧省,當時全年糧食自給率一直都在40%左右。每年因向外省購糧,花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往往拿著調糧指標,調不來糧食,或調來的是陳化糧、劣質糧。

習近平同志在1999年接任省長時,這項改革進入攻堅階段,我省國有糧食企業經營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更突出地顯露出來。當時省糧食局有個離